ニュース

影評/《三十儿立》如果結局已命中注定 你會選擇怎麼活?

文/臺孝婷

有雷

我一直到進戲院前,都認為《三十儿立》是一部同志情慾片,電影的前半段我依然抱持著這種想法,因為不斷出現的各種裸體、性愛場面,連我這個平常講話尺度無極限的人都忍不住看到雙手摀臉。但隨著劇情慢慢往後推移,我開始發現其實《三十儿立》不只是一部同志情慾片,反而更像是一部探討人生、輪迴的「哲理片」。

的確在《三十儿立》中充斥著許多「性愛畫面」,但就像導演雲翔說的,其實性就像是吃飯、呼吸一樣,都是人類最基本的慾望,為什麼要被「另眼相看」?而且「文學」和「性愛」常常密不可分,就拿我最喜歡的小說家村上春樹來說,在他的作品中就出現許多性愛情節,甚至是以抽象的形式出現,因為這也是表達「藝術」的一種,因此我覺得在看《三十儿立》時,不妨以將中心放在導演真正想表達的理念上,而不是注重在多P、SM、裸體上。

其中男主角楊可(賀飛 飾演)不願接受有錢老男人提出的包養,放棄垂手可得的好生活,反而答應拍攝雜交情色片,導致自己被一群不認識的人無情侵犯,最後遍體鱗傷的倒在人去樓空的片場,讓人看了相當揪心。雖然有些人會覺得被包養和拍情色片沒有什麼兩樣,但就我所理解的楊可,對他來說被包養不只是出賣肉體,也是出賣了靈魂,反觀雖然是拍情色片,但離他想當演員的初衷仍算往前跨近一步,因此做出這樣的決定,誰能說他是錯的?

「如果一切都是命定,我們這樣努力活著,是為了什麼?」我相信看完《三十儿立》的觀眾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因為片中強調前世今生、命運輪迴,這樣是否代表我們每個人生下來就注定被命運牽著走。如果真是如此,我們為什麼還要試圖努力改變命運呢?但其實導演雲翔早就透過電影告訴我們答案,「就算結局已經注定,我們依然要盡最大的努力,將生命揮灑出最耀眼的色彩。」這是一部需要認真看、多看幾次才能發現其深度的電影,我相信就算你不是LGBT的一員,看完這部片依舊會有很深的感觸。

專訪/「被包裝的電影太多」 雲翔盼帶給觀眾最真實的作品

記者臺孝婷/台北報導

香港導演雲翔拍攝過多部同志電影,日前他和新片男主角賀飛一同來台宣傳《三十儿立》,並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雖然在新片中雲翔依舊採用一貫的手法,使用大量的裸體、性愛畫面,但對他來說《三十儿立》是一部講述價值觀的電影,其中「人生的悲,輪迴的苦和無法解決的問題」才是他透過鏡頭想闡述的思想,「性愛」只是其中一種最真實的表達方式。

1084707-XXL
▲導演雲翔(左)和賀飛一同接受專訪。

《三十儿立》在台上映後表現不俗,除了在全台多家電影院都有場次外,觀眾看完後反應也都相當熱烈,認為比起雲翔以往的作品,《三十儿立》相對的簡單易懂許多,甚至多了一絲幽默感,讓人會心一笑。對此雲翔認為,他在《三十儿立》中講述了大量有關哲學、輪迴、宗教等思想,這些都是和台灣人日常生活比較貼近的話題,因此才會引起許多共鳴。

1083786-XXL

▲賀飛在片中面臨前世所種下的因果。(圖/翻攝自臉書)

雲翔也透露,許多觀眾問他為什麼要讓男主角楊可(賀飛 飾演)下場這麼悲慘?他表示:「任何故事我們都可以把它講到尺度、深度沒有那麼大,但是我想那種被包裝、淡化、溫和的詩情的電影已經太多了,我想我能帶給世界電影的是可以做最直接、最赤裸裸、最深刻的刻畫。」

三十ㄦ立,雲翔,賀飛,ERIC EAST,肉便器,同志,電影 ID-1083788

對於電影、藝術、佛教思想侃侃而談的雲翔,其實一直到30歲前都是從事IT產業,「我一直都認為我活不到30歲,然後突然間30歲了,又覺得一事無成,所以決定做一些事情去證明自己,就算失敗,也算是一種解脫我心裡面的事情。」因此雲翔毅然決然成立了「藝行者獨立電影公司」(Artwalker Limited),但後面幾年卻因經營困難,讓他再度跌入憂鬱症的深淵,可是現在回想起來,這些經驗都變成了之後拍攝電影裡不多缺少的素材。

原文鏈接:http://www.setn.com/E/News.aspx?NewsID=301985

情慾大片卻隱藏人生道理 30男全裸演「三十ㄦ立」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香港導演雲翔的第七號作品「三十ㄦ立」,於15日全台上映,片中遊走台灣、香港、澳門、泰國四地拍攝,透過藏傳佛教生命觀,詮釋作品中恆見的死生、宿命、享樂、慾望等主題,並找來傳奇女星邵音音與苗可秀、李蕙敏領銜主演關鍵角色,還有知名GV男優 Eric East、「雲男神」賀飛,外加30位中港台男演員集結而成。
1059226-XXL

▲美國知名GV男優包晗也在電影中演出重要角色。(圖/演異舍提供)

男主角賀飛在片中有全裸被30個裸男輪流強暴的戲,首映會當天有人提問,他或者其他裸男,有沒有人出現身體反應?他尷尬說:「那個空間冷氣很強,而且我很緊張,已經是整個縮起來了,也沒看到別人有反應的。」

1059234-XXL

▲導演雲翔(左1)及演員李蕙敏(中)、賀飛(右1)出席首映會。(圖/記者李家穎攝)

港星李蕙敏則是首次在電影中有背部全裸,還與賀飛有場情慾戲,她說自己想說先跟老公報備,沒想到老公與奮地問她有哪些性愛戲,她笑罵老公「很變態」,首映上雲翔導演下一部電影希望找到像宮澤理惠這樣等級的女星來參演,李蕙敏也馬上自薦說自己是「宮澤李蕙敏」,讓現場會心一笑,也佩服她的反應與智慧。

劇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賀飛出演30P人肉便器,不只在預告中讓人驚艷,也成為電影中最搶眼的一部分。竹林裸舞精靈、飯店雜交動物、G片爆筋猛Top,全片素材令人嘆為觀止,又能講述生命道理,吸引不少粉絲前往朝聖。

1059227-XXL

▲男主角賀飛在南投竹林的竹中精靈場景也讓不少人對此電影印象深刻。(圖/演異舍提供)

原文鏈接 http://www.setn.com/E/News.aspx?NewsID=295727

G片男星撩衣狂露腹肌 台男粉「飛撲舔乳頭」搶原味內褲

記者洪文/台北報導
Eric

G片男星包晗(Eric East)近日來台宣傳電影《三十儿立》,2日晚間在同志夜店舉辦見面會,粉絲擠爆現場,人氣超旺。他撩衣露出6塊結實腹肌,幾個台灣男粉絲為了搶奪他身上的原味內褲,飛撲上台舔他的左右乳頭,令人臉紅心跳。
為了宣傳電影《三十儿立》,Eric East晚上先是紅樓各家酒吧掃街,逐店、逐桌向客人發送酷卡賣票,1小時內發送1千多張酷卡。不少台灣粉絲知道他在現場,專程跑來求簽名拍照,他也來者不拒、有求必應,相當親民。
Eric East隨後抵達同志夜店參加見面會,跟粉絲玩起闖關問答活動,獎品可得到他身上的「原味內褲」。被問到哪邊乳頭最為敏感,他靦腆笑回:「右邊乳頭!」被起哄當場測試,兩位台灣男粉絲飛撲上台舔他的乳頭,現場氣氛陷入高潮。
遊戲結束後,Eric East圍著一條小毛巾,脫下內褲送給闖關成功的粉絲,又撩起上衣露出6塊結實腹肌,送給台下男粉眼睛福利。後來又再加碼給另一位幸運粉絲玩「親嘴、磨鼻子、新娘抱、玩下體」4選1,粉絲開心跟男神接吻圓了夢。
對此,Eric East受訪表示,這是他第3次來台灣,非常喜歡台灣的美食,尤其是珍珠奶茶。他還說,喜歡台灣的男生,「我覺得台灣人特別有禮貌,又斯文、又熱情,比起美國、大陸的男生還好!」電影9月15日一刀未剪在台上映。

時光倒回30歲 李小龍地下情人:誰跟我求婚就嫁

Nora
資深女星邵音音、苗可秀、導演雲翔、GV男星Eric East,今(3)日下午出席電影《三十ㄦ立》記者會,當被問到「時光倒回30歲,最想做甚麼」時,65歲依然未婚的苗可秀,回答耐人尋味,她說:「談那麼多戀愛都沒有用,如果回到30歲,不管誰跟我求婚都可以!」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苗可秀當年清秀漂亮,不僅是嘉禾電影公司力捧的「公主」,和李小龍一連合作電影《唐山大兄》、《精武門》、《猛龍過江》的她,更是名噪一時的「李小龍地下情人」,二人緋聞當時傳得沸沸揚揚,更因為李小龍已婚,讓苗可秀更被千夫所指,最近幾年她也鬆口,是真的和李小龍有過一段情,但現在也都過去了。

只不過,這些是是非非都已經過去將近半個世紀,苗可秀仍孓然一身,她否認是為了李小龍,但也覺得年輕時候談那麼多戀愛,有什麼用呢,還不如可以早早結婚生子。

▲(左起)導演雲翔、邵音音、苗可秀、Eric East出席《三十ㄦ立》記者會。(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09.03)

至於邵音音則感嘆自己30歲時,日子過得太荒唐,甚麼都不好好想清楚,倘若回到當時,她要把每一個角色,都好好認真再演一次。至於41歲才開始拍電影的雲翔導演則表示,如果回到30歲,他會馬上拍電影,不再耽擱一分一秒,「因為我已經晚10年了!」而今年才26歲的Eric East,倒是挺實際地說,他希望30歲時可以變得非常有錢,所以現在更要努力工作。

男模拍G片不舉自慚身材差 國際攝影師相中進軍巴黎時尚圈

bankchuang
莊慶豐參演香港導演雲翔新片《三十儿立》,被知名時尚攝影師紀嘉良Leslie Kee相中。(Leslie Kee提供)〔記者盧家豪/台北報導〕台灣模特兒莊慶豐參演香港導演雲翔新片《三十儿立》受到矚目,被知名時尚攝影師紀嘉良Leslie Kee相中,替山本耀司東京新店拍攝一系列廣告,還前進巴黎,拍攝VOGUE國際中文版內頁專題。

34歲的莊慶豐,身高175公分、體重62公斤,條件在模特兒圈實屬普通,但他在台中一成不變的專櫃工作卻因為雲翔一通電話而改變。


莊慶豐說:「雲翔一開始就先聲明,拍他的電影一定有正面全裸畫面,其實我心中沒什麼掙扎就答應了,想說都34歲了,就趁現在做個紀錄,不然以後也沒人要拍我了。」


但到了去年初《三十儿立》開拍,莊慶豐先在南投的竹林拍30人群裸,又飛到香港的攝影棚拍「30男圍攻賀飛」的大戲,「現場還有女性工作人員走來走去,一開始超不自在,等戲的空檔還會稍微用手遮一下GG,但是看大家脫成這樣,拍到第二天、第三天就習慣了。」

莊慶豐(左)與時尚攝影大師Leslie Kee合照。(Leslie Kee提供)而談到「圍攻」戲,莊慶豐全裸壓在也是全裸的賀飛身上,雖然因為太緊張而無法「興奮」,但現場一股「腐味」濃濃飄散,剛好正中腐女族胃口。

電影殺青後導演雲翔帶著一班演員去東京拍攝寫真集,行程之一是參加Leslie Kee攝影展,沒想到就在那個攝影展上,時尚攝影大師獨獨看上莊慶豐的潛值,促成他的「時尚之路」。

被問到心情,莊慶豐說:「Leslie Kee覺得我某些角度很好看,但那不是我平常習慣看自己的角度,才知道原來拍與被拍是不一樣的,別人眼中的我,原來有其他好看的地方。」至於有沒有想進軍演藝圈,他表示,「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個小人物,天啊!不知道耶!」還是順其自然。

アートウォーカーについて